王者娱乐入口-中超转会窗综述:新政之下“消费降级”,仍有两队展露豪气

2月28日,2020赛季中超冬季转会窗宣告关闭,各队的引援,特别是外援引援告一段落。在足协工资新政以及重大公共卫生事件的双重影响下,各个球队究竟如何度过这段补强期,新赛季的中超局势又会有什么变化呢?

新政促生“最冷”冬窗,“消费降级”明显

2019年底,中国足协出台了堪称“史上最严”的工资帽政策。2020年1月1日起,新签约外籍球员年薪不得超过税后300万欧元。转会调节费与工资帽的双重限制,基本断绝了大牌外援登陆中超的可能。

整个2020年冬窗的成交额仅为2463万欧元,其中外援引援费用仅有1616万欧元,不足一年之前(19022万欧元)的一半。上一次中超转会窗出现这样的支出水平,还要追溯到2011年。说是近年来的“最冷”冬窗,一点不为过。

中超各队的“消费降级”是全面的。今年转会窗的标王属于上海上港引进的巴西外援R-洛佩斯。在加盟中超之前,洛佩斯效力于K联赛的全北现代队。其余球队的外援引进,也普遍都是从五大联赛中下游球队,或者五大联赛之外引进。来自阿拉维斯的瓦卡索、基辅迪纳摩的卡达尔,这些外援在国际足坛都算不上出名的球星,但已经称得上是这个冷清冬窗的“大牌”。

内援市场动作仍频,“打包”操作频现

在引进外援受到限制的背景下,对国内球员,特别是中生代优秀国内球员的争夺就成了各家球队的工作重点。上赛季表现最好的U23球员之一杨帆、近几期国足名单的常客木热合买提江等球员在冬窗都转投到亚冠区球队中,几人的公开的转会费都达到了2000万元人民币级别,不亚于在外援身上的投资。

而且,这些优秀内援的实际价值,可能比公开的转会费要更高。为了避免在账面上出现太高的支出,不少买方俱乐部还会进行“打包”或者“交换”,平均每人的转会费不高,但总交易额还是不少。国安在得到杨帆的同时,也将29岁的后卫雷腾龙送到了天津泰达。上港从亚泰引进于睿的同时,也以不菲的价格将17岁的梯队小将赵文瑞一并引进。

金元时代影响依旧,清理阵容租借为主

新人来到,也就意味着不少人要离开。上赛季再度夺回中超冠军的广州恒大,在今年冬天进行了大规模的人员调整,曾诚、冯潇霆、郜林、荣昊等一众老臣先后从天河体育场告别。其他球队也进行了不同程度的阵容瘦身,鲁能送走了崔鹏、周海滨几位老将;国安除了雷腾龙离队之外,刘欢、张瑀等边缘球员也宣告离队。

不过各家球队清理阵容时,普遍以租借为主。不少转会的球员都是队内效力多年的老将,身上仍有高薪合同。但是今年新出的“限薪令”下,球员的工资数额也受到限制,国脚最多也只能拿到1200万元人民币。因此不少球队在送走老将时,都只能采取租借方式,原东家与新球队共同承担薪资。

严令之下亦有勇夫,两队或成搅局者

尽管联赛整体投资大幅缩水,但今年的转会窗中,有些球队还是展露了豪气。上赛季绝地反击,以足协杯冠军身份拿下亚冠资格的上海申花在冬窗引进了温家宝、秦升、赵明剑、曾诚、冯潇霆、朱宝杰5位内援,以及外援姆比亚。这批球员虽然以老将为主,但都保持着不错的竞技状态,而且拥有丰富的比赛经验。

另一支大量招兵买马的球队大连人,则俨然要打造“青春风暴”。陶强龙、童磊、林良铭等多名国字号梯队的球员在新赛季加入了贝尼特斯的帐下。两名新外援拉尔森与丹尼尔森也都是在原联赛有不错风评的实力派球员。在理清了俱乐部管理问题之后,大连人无疑展露出了更大的野心,这支来自“足球城”的球队,有可能成为新赛季中超的搅局者。

(LLWY)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